走拍故鄉,攝影師謝三泰:只要肯做,沒有活不下去的時候

走拍故鄉,攝影師謝三泰:只要肯做,沒有活不下去的時候

在我的成長過程中,澎湖是個既貧窮又奢侈的地方。

第一重装 汉唐风月1

貧窮的是,離島天然環境貧瘠、物資匱乏,多數人都是靠天吃飯,偏偏夏天日曬惡毒、冬天東北季風強勁,東北季風一吹,不但無法出海捕魚,刮上岸的鹹水煙更讓所有植被一片枯黃。

奢侈的是,多數人的家門口就是潮間帶,孩童買不起玩具,一走進潮間帶,那些海星、貝殼、鱟、螃蟹就是最好的玩具,小時候的我,潮間帶繽紛如百寶箱,不只給了我童年的美好回憶,更餵養我長大。在澎湖不怕沒東西吃,即使再貧窮,只要拿根釣竿往海邊走,老天爺就會賞賜鮮美的漁獲,不可能餓肚子。

嵵裡站牌下的小男孩|1986年韋恩臺風橫掃澎湖,帶來強勁的風浪,海浪越過馬路,把海砂打上岸,本該在路旁的嵵裡東站牌,頓時像是汪洋裡的一艘扁舟,調皮的小男孩趁着颱風天出來追浪,面對巨浪一點也不害怕,神情自得嬉戲,由此可見澎湖人自小與海的關係是多麼地親近。 圖/謝三泰攝影

惡劣的生活環境,造就澎湖人堅韌的性格,有山種山、無山討海,只要肯做,沒有活不下去的時候。澎湖沒有高山,所謂的山,其實只是一片田地,前往種山的婦女們將自己裹成了「蒙面女郎」,頭臉蒙得密密實實,只露出一雙眼睛,這樣的裝扮冬天能抵擋東北季風、夏天可以阻絕酷熱的豔陽。潮間帶裡也常見「蒙面女郎」,她們彎腰撿拾貝類或海菜,這些看似不起眼的收穫,卻常是一家重要的收入來源,有時海菜季節來臨時,短短兩、三個月,就能賺取一整年的生活費,她們靠着這不起眼「綠金」,撐起了一整個家。

在公車站牌下,也常會見到一羣「蒙面女郎」蹲坐路旁,閒話家常打發等公車的時間,她們可能帶着自己種的花生、絲瓜、嘉寶瓜等作物,準備到「市區」裡的北辰市場販售,也可能正等着搭公車前去打零工,賺取微薄的工資。每每看到這些「蒙面女郎」的身影,總會讓我想起自己的母親和姊姊,既親切、又覺得心疼。

赵少康偕洪孟签十项共同政见 佛祖见证当选定实施

《红白》第二波超狂卡司曝光!Energy合体操肌帅登小巨蛋

蒙面女|「蒙面」對傳統澎湖婦女而言是種日常,但年輕女性卻多敬謝不敏,擔心蒙面技巧失傳,文化部文化資產局將「澎湖傳統蒙面」登錄爲文化資產加以保存,這項創舉也替澎湖寫下全國先例。 圖/謝三泰攝影

蒙面女郎|只要逢對的潮汐,在鄉間常可見這樣成羣的蒙面婦女,她們多是住在同一社區,相約每人一支耙子、一個竹簍,不約而同往潮間帶方向行進,可能是耙「殼仔」、也可能採海菜,藉此賺取一天的溫飽。 圖/謝三泰攝影

徵才文案怪怪的?海巡署貼文「長期投資、邁向財富自由」 網笑歪:還以為是詐騙

因爲成長於貧窮的家庭,年輕時極度想逃離故鄉,二十歲坐船到高雄當兵,三十歲到臺北投身媒體工作,澎湖離我愈來愈遠。

隨着年歲的增長,澎湖像是我揮不去的鄉愁,回鄉的心情益發濃烈,只是每次回去總是五味雜陳,堤岸愈築愈高,人們離海愈來愈遠,昔日純樸的小漁村已淪陷成了民宿大本營。澎湖讓我覺得既熟悉又陌生,熟悉的是故友人情俱在,陌生的是過去的地景樣貌早已不復見,只有每年的東北季風依舊吹得猛烈。

学长真是坏透了

不要再打了!中國《七龍珠》天下第一「舞蹈」大會 魔人普烏救活克林超好笑

返鄉的心情|澎湖就業機會相對少,很多人學校一畢業就東漂臺灣求職,希望有朝一日能衣錦返鄉,但每每返鄉探親時,都有一種事業未成,難以見江東父老的忐忑不安!這些近鄉情怯的心情,都反應在歸鄉船班或航班乘客的臉上。 圖/謝三泰攝影

◎責任編輯:胡士恩、林亞璇

王力宏昔传拍《色戒》对汤唯放电 她晒一图懒理王力宏婚变丑闻

最強 醫 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