雜誌精選》背上的桃花

雜誌精選》背上的桃花

AIT与中市府互动频繁 蓝营肯定:让台中提升国际能见度

背上的桃花。(圖/讀者雜誌提供)

從1992年三峽工程啓動,到2010年三峽移民宣告結束,這18年裡,三峽庫區大概搬遷139萬移民。這中間,我印象最深的,就是他們離開家鄉的時候所帶的東西。

2006年,我在湖北省秭歸縣遇到一個正在打棺材的移民。棺材是給他祖墳裡的先人準備的。這個移民是後靠移民,也就是從低處搬到高海拔的山上。他家的田不久後就要被淹掉,他打算半夜的時候,把祖先的遺骸裝到棺材裡,再送到新家的墓地裡重新入土。

這種方法不是他自創的。歷史上住在峽江邊的人就有過這種做法。特別是2003年6月大壩第一次蓄水前,這樣做的移民特別多。更多的人,是把老家的植物和泥土帶走。

有一次,有一批移民搬去安徽,我在船上看到一個女孩抱着一棵花椒樹。我就問她爸爸,爲什麼帶這棵樹。他說:「我們家的這棵花椒樹上結的花椒肯定比安徽那邊的香,而且這棵花椒樹我種了很多年,以前村裡人都要我們家的樹苗,所以我要把它一直留着。」

移民們還喜歡帶果樹。本來峽江邊的人千百年來就種這些樹:橘樹、梨樹、李子樹、桂花樹…這些樹已經成爲他們生活的一部分了。

除了植物,大家還愛帶土—家鄉的土,有的用塑膠袋裝着,有的用布包着。還有些人帶農具,帶石磨,可能到了新家這些東西都用不上,但他們還是帶上了。在這些離別的場合,幾乎都看得到一條橫幅:「舍小家,爲大家,支援三峽建設爲國家。」

小犬瞬间强风!他走在渔港竟惨遭吹落海面

蓝领笑笑生 小说

2008年春天,峽江的桃花又開了。清明節的時候,我和朋友一起去秭歸,在經過郭家壩鎮時,遇見正在搬家的山民劉敏華。

那天,他已經搬了好多趟,用背篼把舊東西背去建在高處的新家。我們經過的時候,他已經把家門前的那棵桃樹挖了出來,正在往背篼裡裝。他說他捨不得這棵已經開花的桃樹,想用背篼把它背上去。

明台产险永续新总部开幕启用

在我所有的作品中,妻子最喜歡這張《背桃花的移民》。她說,這張照片把我們對三峽的鄉愁和情感,用最美的形式表現了出來,同時又充滿中國人的詩意。

屋檐下靜默的男人,和他背篼裡那株盛放的桃花,激起觀者心中無限思緒。人們對着這張照片出了神,想起自己和家園,和故鄉,和遷徙,和變化,和四季,和風物有關的一切。

高雄不同意票逾6成 陈其迈:人民拒走回头路

一位網友爲這張照片配上文字:「我背了故鄉在身,我假設每個腳印都有根。」還有一位網友寫道:「家鄉猶在,是眸中煙水、背上桃花。」2020年春天,一位叫鵬飛的武漢市民在日記中寫道:「今天看到這張照片特別有感觸…他要馱走的哪裡是一棵桃樹,他要馱走的其實是家鄉的春天。」

或許今天的我們,都是背桃花的人,「我背上自己的桃花,做自己的桃花源」。

(星空無限/摘自微信公衆號「人物」,本刊節選,原文編輯:姚璐)

时论广场》泽伦斯基的戏里戏外(黑鸟丽子)

本文作者:李風(口述)安小慶(整理)

(本文摘自《讀者雜誌11月號》)

亚历鲍德温不慎杀人过程曝光 崩溃哭「为何给真枪」导演认搞砸了

基层促提名 蓝党部:不会礼让

《讀者雜誌11月號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