座頭鯨 赫連麼麼

座頭鯨 赫連麼麼

要遊走已來不及了,唯一的方法就是正面迎擊。難道那是海洋生活的最後一戰?

大怪物似乎察覺牠們的存在,不想再玩這種遊戲。尾鰭奮力一甩,銀鯧羣感覺四周水流一陣徹底地翻攪…待牠們穩定身軀,朝前一看,怪物呢?銀鯧羣剛剛遇上了一頭鯨魚。

帶着無敵分身闖聊齋 法鳥

這團突如其來的水泡衝至海面時,擾亂了海鷗羣的覓食。海鷗羣無法看清魚羣的位置。牠們被迫離開水面,滯留在天空憤怒地嗥叫。可是又捨不得離去,只好忍耐着,繼續空肚盤旋。好不容易等到氣泡消失,要俯衝下去了,漩渦卻跟着消失。海鷗羣這回更加生氣,相互暴躁地威嚇,在空中鬧成一團。這次牠們學乖了,硬是不肯飛回岩礁,全部賴在海上盤飛。牠們飛得又累又倦,顧不得危險,全部飛下去休息,浮游在海上。結果,漩渦還是不見蹤影。牠們再次上當。

寒風再度增強,牠們已無力生氣,連一聲鳴叫也懶得發出,紛紛拖着疲憊至極的身子,勉強拍翅,慢吞吞地飛回岩礁。

新北生育补助仍偏低 民众党团吁比照北市补助金

漩渦再次出現時,海面上已無海鷗的蹤影。

海里也只剩一羣巴掌大的銀鯧,約莫二、三十來只,在牠們習知的這處河口,成羣地到處逡巡、遊蕩。準備再迎合著月光,浮上較暖和的上層海域,尋找食物。

牠們正要遊升時,上層海域出現一團朦朧的陰影,像天空上的一團烏雲般濃密。慢慢漂過來,拓散、擴大,擋住銀鯧羣眼前原本即非常微弱的月光。銀鯧羣上空頓時漆黑如墨,等眼前再倏忽一亮時,那團黑影已緩緩漂過。

00929要发红包了!该先买 还是除息后再买?

銀鯧羣像被雷電觸擊,全傻住了。銀鯧羣從未見過這麼碩大,既不像船隻,又不盡然像魚身的黑色大怪物。霎時間,牠們似乎清醒過來,驚得四處逃散,過了好一陣子,才慢慢集聚一塊。大怪物仍舊大搖大擺,悠悠地向前漂航,絲毫未受牠們的影響。

銀鯧們忘了原先上浮的目的,好奇地對着大怪物盯梢。大怪物動作相當遲緩,似乎不具有攻擊性。牠們的膽子漸漸壯大,悄悄遊近,捱到其身邊,仔細嗅聞。

月光將大怪物身軀分割成不規則、不斷流動的塊狀光影,使得大怪物看來更充滿神秘感。

銀鯧羣最先接觸到的是大怪物的尾鰭。牠的尾鰭跟銀鯧或其他魚類截然不同,魚的尾鰭豎立如船舵,牠的尾鰭卻像一對老鷹的羽翼攤開,平貼、橫擺。兩瓣尾鰭都有塊大白斑,附着一些硬物。近看時,原來是閃閃發亮的尖利貝殼,牠們又叫茗荷介,外殼堅硬如頑石,邊緣又銳利如鋼刀。牠們寄生在怪物身上,蟻聚成形。這些茗荷介的數量相當多,顯然附存有一段時候。

有些銀鯧忍不住,張嘴咬食這些白色的茗荷介。茗荷介紛紛縮入硬殼內。這個輕微的動作引發了大怪物身體的一些不適,尾鰭微微地擺動。僅那麼一次輕擺,一股巨大的水流涌向銀鯧羣,竟將牠們甩得好遠。所幸尾鰭擺動的速度緩慢。水流涌過來時,銀鯧心裡多半有所準備。等落後大怪物一段距離,牠們也未亂掉隊形。好像玩遊戲般,愈加興奮地溯游跟上。

牠們再從尾鰭下方接近,好不容易翻繞過圓筒身的尾背。一連串如小丘的肉瘤後,眼前赫然有一座如駝峰的黑色背鰭突立。牠們有點畏怯,又翻遊而下。

背部之下是一片不同於上的外表。腹部至胸腔的造形十分宏觀,好幾條縱深白色胸腹的喉腹折;每條喉腹折的間隔相當平均。銀鯧們小心翼翼地再向前,胸部的喉腹折邊端,有對巨大的胸鰭橫伸而出。

跟一般魚類相較,這對胸鰭與身子的比例略嫌過長,倒像是鳥的羽翼。胸鰭的邊緣也寄生有許多閃着亮光的茗荷介。在這對胸鰭下,銀鯧羣好像身處於章魚爪間,有着隨時會被卷噬的不安。牠們猶記得剛纔尾鰭的揮動力量,於是心有餘悸地謹慎避開,再度努力翻遊而上,上抵大怪物寬厚的背部。

由上往下看,大怪物有一副臃腫的身子!牠們相信另一側應該也有一個胸鰭。果然,翻越背部分脊後,另一個從側翼緩緩揮擺而出。

銀鯧羣正處於背部中心。此時,駝峰般的背鰭落在後頭,像一座低矮的小山丘,隱約而模糊不清。

這是銀鯧羣所見過最大的動物身軀。牠們繼續向前,黑色背部突然出現海溝似的斷裂傷痕。一條白色的溝痕斜斜橫亙在背部上。很顯然,這是大怪物創傷的痕跡,或許曾遭到魚叉射傷過,也可能是與其他動物格鬥的結果。銀鯧羣猜疑一陣,又繼續向前,黑色背部略略前傾,銀鯧羣下方是一對像火山口的大噴孔,緊緊閉着。大概是這隻怪物呼氣的地方。銀鯧羣機伶地從旁遊過。

中新社东西问》为何在人生「至难」,苏轼却能「图其至远」?(曾明)

越過噴氣孔之後,大概是頭部的位置了。愈往前行,如小火山錐般矗立的茗荷介又慢慢增多。頭部的嘴角,茗荷介更是聚如蜂巢。

台积电龙三破局!张善政遭绿围剿 媒体人爆实情:做贼喊抓贼

銀鯧羣終於游完全程。翻抵嘴脣下,牠們吃驚地發現,下脣積聚的茗荷介益發驚人,像一片凹凸不平的岩礁海岸。剛纔由腹部出現的喉腹折,越過胸部後,似乎一直延伸到嘴脣附近。

礦工縱橫三國 小說

銀鯧羣也被大怪物的嘴形所震懾。那大概是牠們所見過最大的嘴。大怪物如果張開來,一口即可將牠們輕易吞入。幸好大怪物嘴脣緊抿,脣線在眼睛前方轉個大彎,再和喉腹折並行,向下迤邐而去。這使怪物的嘴脣看來永遠保持微笑的形容。

为偏乡孩童圆梦 萨克斯风演奏家陈冠文募乐器

很大的一個隱隱微笑。

銀鯧羣頓時產生不少安全感,慢慢沿着嘴縫邊向後遊。

《韩股》三星等权值股惨绿 韩股跌逾1%

然而,大怪物的眼睛呢?這個任何陌生物最重要的接觸點,到底在哪裡?銀鯧羣有點困惑而不安。牠們繼續沿着嘴縫抵達嘴角時,一個月眉形比牠們任何一隻身體都大的眼睛終於出現。但相對於龐大的身子,又似乎小得有點滑稽。

兵役到底延1年还2年?国防部长反应超惊人 她气炸飙一句

彼此的眼光相互接觸時,大怪物的眼睛絲毫未眨動,始終面無表情地瞪着銀鯧羣,嚇得銀鯧羣退避三四公尺遠,再慢慢靠上。大怪物仍沒有異樣的動作,連眼球也未隨牠們的遊動而轉移,只是繼續朝前方瞪着,像尊石像般永遠看着一個方向。

機動戰士高達SEED DESTINY(機動戰士特種命運)

身心障机构秋节礼盒推广 总统:爱心送好礼 送礼送到心坎里

銀鯧羣又渾然忘我了,繼續往前逼近,準備一探牠的眼睛部位。

這回,大怪物似乎察覺牠們的存在,不想再玩這種遊戲。尾鰭奮力一甩。這次的擺盪力量遠大於上回,銀鯧羣感覺四周水流一陣徹底地翻攪。牠們雖未被甩遠,大怪物卻藉力往上游走,待牠們穩定身軀,朝前一看,怪物呢?怪物又像一團烏雲般。這回仍是從牠們頭頂漂離而去,消失在灰濛濛的海水中,任憑銀鯧羣再怎麼快的速度也追趕不上。

銀鯧羣剛剛遇上了一頭鯨魚。(2)

(本文摘自《座頭鯨赫連麼麼》一書,遠流出版)